我的瞎妹妹(01-14)

作者/来源:   发表时间:2020-02-20 20:07:49

字数:4.6万
章节:共14章

    (1 )

  我有一个差两岁的妹妹,但她很小的时候就因为一场忽然的高烧而害她变成
瞎子,但也幸好她其余不论思考或行为能力都和正常人一样,只是看不见任何东
西……

  我国小二年级甚至更小的时候不懂事,所以总喜欢欺负妹妹。但很奇怪的,
妹妹每次都被我欺负之后就好像更喜欢黏着我,更求我带她到处玩。我也总是很
恶劣的这时骂她瞎子,骂说就算带她跟邻居朋友玩抓鬼游戏她也没办法玩。

  最后?当然是她终于哭着跑去跟妈妈告状,我就被修理一顿……

  所以小时候当我跟邻居的小朋友玩抓鬼或跳房子之类的游戏时,妹妹都只能
待在家里听音乐,听广播,听卡通电视节目,听ㄅㄆㄇ的儿童教育录音带,或是
由妈妈或奶奶拿着教材教她用手指点字……只有当我玩到尽兴回到家里,妹妹才
会抓紧机会的又缠着我要我陪她玩。

  妹妹很喜欢我跟她玩一种游戏,我们都称为猜数字的游戏,就是我伸出手指
比个数字,她用手来摸之后说是多少。其实这游戏很无聊,非常无聊,但妹妹却
玩的非常高兴……现在想想,当时的妹妹一定很孤单,什么都看不见,又不能玩
其他游戏,只能留在家里,想要我陪她玩我又只会惹她哭,我也真的蛮后悔那时
的自己很不会想……

  如果真要苦中作乐的话,除了妹妹的听力异常敏锐,就是在忽然停电的家里
妹妹也依然能来去自如,甚至能帮我们找出蜡烛与打火机,这应该就是她比我们
更强的地方。

  因为我跟妹妹睡同一间房间,是睡上下铺的那种,妹妹睡下铺,所以有时晚
上妹妹做恶梦时会哭着跑到我的床上来,然后我也吓的醒来开始哄她,她才愿意
抱着我睡觉。

  不骗你们,就算是个瞎子,也还是会作梦或做恶梦。妹妹常常梦到她周遭完
全没有人,不论怎么叫都只有自己而已,所以有时她醒来后会还分不轻是梦或是
现实,直到终于找到小楼梯爬到我身边被我哄才平静下来。

  所以我也不知道该说我跟妹妹的感情是好或不好,总之,我们小时候就是那
样……

  接着我能说的事,就是我国小五年级要升上六年级的暑假时,那时我和妹妹
还是睡在同房间的上下铺,但父母已经开始讨论要让我们分房睡了,只是还在讨
论中,毕竟他们要让妹妹一个人睡也不太安心。我却还是没有什么烦恼,因为刚
开始我真的对妹妹没有丝毫的欲念……直到我忽然透过朋友的耳濡目染,加上自
己透过各种成人漫画与书籍开始瞭解这方面的知识,终于知道男女间的所有事。

  还记得有一天深夜睡觉时我还没睡,我将返校日时朋友借我的黑皮A 漫带回
家躺在床上偷看,主要是怕被父母知道才这样,并且妹妹已经在下铺睡熟了。我
看着看着自然的就拉下裤子一手握着老二自慰。忽然间我感觉到床好像在摇,那
时我注意一下就没有在意,以为妹妹只是翻身继续睡就又要继续手淫,没想到又
是一阵摇动,我还来不及反应妹妹就已经开始爬到上铺我这。

  我本来吓得就要立刻拉起裤子与藏起A 漫,后来很快的想到妹妹什么都看不
到,就又决定不要有任何动作以免让她提起警觉。

  妹妹站在阶梯上问我睡了没,我故意躺平没回答她,她就又说我在装睡,她
有听到我一直在动的声音。

  其实当时我勃起的老二仍露在外面,并且还是妹妹只要伸出手就能碰到的距
离,加上A 漫还放在枕头边,所以我非常的紧张,不知该怎么回答。

  妹妹可能是看我都没有回答,就干脆的爬上来,我立即知道她要像以前作恶
梦时一样躺在我身边,或是睡不着想找我玩时来烦我。

  我只能赶紧将裤子向上拉,将老二重新盖回去,这动作也让妹妹确定我还醒
着。妹妹当时只是问我说在作什么,一边就那样躺到我身边。

  我好像是急中生智的回答她,我在拉薄被到旁边,她就没有怀疑的说她睡不
着,要我陪她玩猜数字的游戏,或是要我说故事给她听,于是为了安抚她我也只
好乖乖照作。那一晚也没什么事,只是那样而已直到她终于被我哄睡,留下我满
心的惊悚回忆。

  当时的妹妹才十岁左右,但我从那一天开始就已经开始逐渐对她产生不正常
的渴望与欲望。

  记得那个暑假好像从那天开始晚上妹妹就都会跑到上铺找我,因为她知道暑
假时我不用上课可以晚睡,就都不是要我陪她玩就是唱歌说故事给她听。而我就
那样每晚看着她躺在我身旁,看着她的平静睡脸,我才敢将朋友借的几本A 漫拿
出来看,任由老二在裤子里翘的半天高,就是不敢去露他与用手玩他。

  我们就这样过了几天吧,直到那天我忽然看到一篇画兄妹乱伦的漫画,是大
哥夜袭妹妹,才使一切变得不同……

  我忽然警觉到妹妹其实也是个女人,有女人的正常身体,看不见任何东西,
又非常信赖我,并且就躺在我身边睡觉,这真的会是我想研究甚至侵犯女生最好
的机会。但我也是会感到沉重罪恶感的害怕,一直告诉自己她是我妹妹,对她做
任何事都是乱伦的,被爸妈知道更是不得了……

  那几天我都过的很挣扎,白天是在烦恼,晚上是妹妹来找我时会让我几乎控
制不住自己。

  接着我又看了几篇兄妹乱伦的漫画,有调教,有诱奸。想当然,对当时步入
青春期的我来说,不论我怎么想要约束自己都没用,我还是对妹妹下手了,并且
幻想自己或许能想办法调教甚至诱骗她……

  妈妈有时打骂我时真的说的对,妈妈说她把我生的太聪明了,所以我才会一
直有这种小聪明,那晚也才会敢计划好之后决定对看不见的妹妹下手……

  记得那一晚妹妹又跑到我的床上后,我跟她面对面侧躺着。我们一边聊天,
我一边开始将手慢慢向下伸,并将短裤拉下后露出已勃起的老二,然后看着妹妹
的脸偷偷用手慢慢自慰。

  当时感觉不只是爽,更感觉混杂了罪恶感与刺激感的极端感觉,所以第一天
我就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一直自慰,直到妹妹终于睡了为止。只是因为当时我还
不会让自己射精的方法,所以也只有自慰而已。

  就这样过了几天,我的欲望胃口越玩越大,就决定紧张的问她说会不会热?

  因为爸妈是辛苦的工人,没有钱买冷气与缴太多电费,所以夏天的晚上我跟
妹妹只能开窗与靠电风来纳凉,还是感觉很热。

  妹妹跟我说她也会热,我就紧张问她说我能不能脱衣服,这样我就能光明正
大的在她面前裸体偷偷自慰也没关系,不然每次都得担心紧要关头时我的裤子来
不及拉起被她发现。

  妹妹因为都是让妈妈或奶奶教的,没有去读盲人学校,加上一直关在家里对
性事一定不懂……果然她跟我说好,我就开始脱衣服,并很快的将衣服全脱光。

  我知道对妹妹来说,男女之别的观念是非常非常薄弱的,甚至可能认为我们
的身体完全一样,所以就在我脱光了衣服后,妹妹边跟我聊天边用手摸着我的胸
膛,发觉其实跟她的胸膛一样,我就看准时机紧张问她要不要也将衣服脱掉才比
较凉快。

  妹妹果然完全没有怀疑的将衣服脱掉,薄上衣之后就是短裤,接着我亲眼看
着她脱下内裤露出阴部的一条缝,就又先躺回床上并且笑着说这样好凉。

  当时我也真的觉得好凉,双眼更是大吃冰淇淋,因为她躺平后就放松的张开
双腿,因此坐在她身边一直盯着妹妹的下阴部看,看到两个洞,知道那是什么洞
就就越看越兴奋。

  妹妹过一阵子后可能奇怪于我怎么不躺回去,就也又爬起来问我,我才只好
陪她躺下,不然怕她真的会起疑。

  我就又跟妹妹面对面侧躺,她一直跟我说话,我则是一边自慰一边脑中想着
刚刚看见的阴部景像,嘴巴只是稍微应付她的回话。

  就这样过几分钟,可能是脑中有很明确的妹妹下阴部景像,所以我感觉很有
快感,就忍不住自慰的手越动越快。

  就这样,忽然一阵挡不住的爆发感,就像要将尿喷出来一样的强烈,我真的
以为自己要尿出来了,就吓得赶紧停下动作并用手挡住龟头口。但这没有用,精
液开始一阵阵猛烈喷出,我也被这从没经历过的动作吓得不知所措,以为自己真
的忍不住尿床了。

  妹妹发觉我的情况有异,就也关心的问我怎么了,但我只能继续感受射精时
各种感觉与惊吓,半句话都说不出。

  我很快就发觉自己竟然自慰到射精了,很快的就也闻到精液的味道,妹妹也
闻到后就爬起来问我什么味道?我还是什么都不敢说,也在床上爬起来后发觉满
手的精液,有些甚至已经沾到床单上,就赶紧跑下床抽书桌上的面纸擦拭双手。

  本来当时我是想将沾了精液的卫生纸丢到垃圾桶,但又想到那样的话精液味
道会一直留在房内,就果断的打开纱窗将卫生纸丢出去。毕竟我的房间外就是大
楼与大楼间的防火巷,底下只有一条臭水沟,所以也不怕被人捡去或什么的。

  妹妹依然坐在床上关心的问我怎么了,并偶尔问我说什么味道,我都没有回
答她,只是将手擦干净后拿着卫生纸爬上床收拾床单上沾着精液的地方。

  一切都处理好后,我知道要是不对妹妹说的话她会产生怀疑,甚至可能害惨
我,我就只能急中生智的骗她说是我放到过期的饮料在床上打翻了,我已经收拾
好,妹妹就接受了这样的答案又躺回去。

  然后我们就又躺在一起,但因为高潮完之后真的觉得很心虚,就又劝妹妹将
衣服穿回去,那一晚就这样结束了……


  (2 )

  那晚的意外射精真的给我带来不小的影响……我忽然感觉到自己就像是大人
一样,应该也能透过做爱繁衍后代了。只是对象竟然是自己的瞎子妹妹,所以我
也多少还是觉得会有罪恶感。

  虽然是这样说,但野性般的欲望还是比罪恶感来的强烈,隔天晚上妹妹又爬
到我的床上来,我以同样的方法诱骗她脱光衣服,有时想办法骗她张开腿让我盯
着看她阴部,然后以同样的方法自慰直到射精。只是那时我已经有准备卫生纸,
所以都能事先用卫生纸全接住,味道也没有那么重,但妹妹还是会问我说她又闻
到味道,我就只能骗她说是从窗外臭水沟传来的。

  应该有一个月,那个暑假可以说我晚上都透过妹妹来取得高潮与射精快感,
完全无法自拔。加上运气好,妹妹一直没揭穿……不过我相信就算她发现了也不
知道我在作什么吧……

  也因为不用上学,所以爸妈早上不会自动进到我房间来叫我起床而发现我跟
妹妹睡在一起,他们完全不知道,我自然胃口就大到想要找机会诱骗并将老二插
入她的阴道中,但又因为想的很多怕她会跟妈妈说,就终究还是不敢。

  学校终于开学了,那时我也六年级了,虽然知道每天早上都要爬起来上课,
但我还是停不下晚上看着妹妹的阴部自慰射精的行为,她也单纯的以为我愿意一
直陪她聊天,就也很开心的陪着我,完全不知情的让我满足欲望,只有我真的很
累想睡觉时才没有。

  九月中旬还好,但九月底之后天气就变冷了,我再也找不到理由让妹妹脱衣
服,加上爸妈又因为某天早上看见我和妹妹睡在一起,虽然没有怀疑我们有不轨
的乱伦行为,依然以为是妹妹又做恶梦,却还是又开始提说要让我们分房的事,
更是让我听出危机感,因为晚上会没办法跟妹妹玩性游戏,我也会自慰射精完后
就想办法让妹妹睡回自己的床,才不会节外生枝。

  我相信就是这样的危机感,才会让我决定不计代价的要与她做爱,并且是越
快越好。

  因为我不喜欢毫无计划的就行动,加上知道这种事不能毫无计划,一出错的
话问题会非常严重,所以那时我还是只能耐住性子的一直想着要怎么做。

  好像直到十一月初吧,天气真的变冷了,妹妹爬上我的床后就笑着说天气冷
了,拉起我的棉被就躺下去要睡。

  我也本来累得就要睡了,没心情与精神去自慰,却真的忽然让我想到一个方
法……因此那一晚我完全睡不着的一直想并计划。

  隔晚就是我预定要正式跟妹妹做爱的一天,我永远记得那晚发生的事……

  其实我的计划很简单,妹妹又要爬进我棉被时我问她会不会冷?她跟我说会
之后我就问她要不要将衣服脱掉?她本来拒绝了,但我又跟她说如果我们都不穿
衣服抱在一起,就不会感觉冷了,反而会觉得更热才对。妹妹想了之后相信我说
的是真的,就真的愿意答应将衣服脱光,也因此让我真的差点与还非常清纯天真
的妹妹发生性关系……

  当时我跟妹妹在棉被内裸体抱在一起,身体紧贴在一起,只有下面那里我技
巧性的事先有准备将老二用小毛巾折得很厚一层挡着,这样妹妹就感觉不到我那
里的勃起异样,只会感觉到小毛巾,加上我骗她说是因为那里我们小便与大便的
地方会脏,需要挡着,妹妹就完全没有怀疑。

  妹妹一直天真的跟我闲聊,我则是欲望一直无限制膨胀,满脑子只想到做爱
与干她阴道。

  我还是控制住,并开口问她喜不喜欢哥哥?她当然跟我说喜欢,于是我就又
问她说愿不愿意陪哥哥做一件事?可能会有点痛。她当然问我什么事,我就告诉
她我们要做的事是因为我也很爱她所以我才想跟她做,妹妹就也听的很高兴。最
后,我就警告她说不论怎样都绝对不能说出去,不然我以后将没办法陪她玩了,
妹妹就答应我不会说出去。

  我知道这样告诉她是诱骗,但我真的当时很想做爱就完全不择手段……

  妹妹一直问我什么事?她要做什么?为什么会有点痛?我还是只能一直哄她
说我爱她,所以我才会找她陪我做这件事。

  但当时虽然是这样跟她说,也一直说,我却罪恶感逐渐加重,就是没有勇气
採取行动真的侵犯她……只能那样一直裸体与她紧抱着……

  那时我只记得自己紧张到极点,罪恶感也窜升到极点,自己的心跳声也听得
非常清楚……

  最后,那一晚我还是没有侵犯妹妹,真的有太多的因为与理由,所以就只是
那样与她拥抱后就开始跟她交谈一阵子,就决定放弃的告诉妹妹说我已经不想要
了,就跟她一起又将衣服穿回去,那一晚也就这样结束了……

  只是每次想到那一晚,我还是会真的忍不住感觉到既欣慰又失望……


  (3 )

  总之从那晚临阵退缩后,六年级时的我忽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直觉得自
己很下流与充满罪恶感,觉得我真的是个坏哥哥,就都不再透过妹妹的身体来自
慰,更不会再跟她裸体拥抱,而都是洗澡时在浴室喷放。

  就是晚上妹妹又睡在我身边,我也是都能克制住自己的欲望,没有再对她做
什么。反而有一个收穫,就是我跟妹妹感情开始变好,我比较愿意陪她玩猜数字
的游戏,或者是花一两个小时的时间陪她聊天说故事。

  所以当时本来我有一阵子很担心父母会让我们分房而让我无处发泄,但这时
我也不担心了,只是淡淡的看待这件事。反而等分房等到最后我还是依然跟妹妹
睡在一起,一定是父母考虑过之后觉得让妹妹一人睡很不妥,加上又信任我的人
格在怎样都不会对妹妹乱来,所以才会这样吧?

  我也是那阵子跟妹妹好好相处过后才真正体会到,眼睛看不见的人真的很可
怜,尤其是像妹妹这种正值活泼好玩的年纪却只能留在家里苦苦等待,我才在要
睡觉前像想到她似的真正愿意陪她一两个小时……

  父母与奶奶不太愿意让她出门,但想带她出门走走又因为工作忙就都没有什
么时间,所以妹妹也都是只能乖乖留在家里等奶奶快中午时再来我们家陪她直到
晚上。

  我知道他们主要也是为了妹妹好,怕她一个人看不见而又到处乱跑的话会迷
路,甚至可能会被车子撞或什么的,所以妹妹也乖乖的都没有半句怨言,一直活
在自己的孤独世界中……

  虽然当时我开始有感觉到与知道妹妹的孤独,但我也只是傍晚放学回到家后
随便让妹妹黏着我缠一阵子又吃完晚餐,天黑后就骑着脚踏车跟同学或邻居的男
生到处玩。所以当我回头凝望那时的回忆,总是会看到回忆中妹妹一个人站在大
门口,她就像真的能看到我一样的望着我,好像希望我能带她一起出去。

  当时我的确应该多带她出门的,只是那时我还太年轻不懂事,总是会想到她
看不见怎么跟我们玩,就都只能无视妹妹的孤独神情。

  直到我国小六年级下半学期某一天吧,那晚我带着空气枪牵着脚踏车又要出
门去玩时,妹妹竟然真的开口要我带她一起出去玩。但我也只是很不耐烦的告诉
她说她看不到,要是我们在巷子里到处追逐跑玩她也没办法参加,而且她要是迷
路怎么办,就还是自己一个人跑出去。

  只是那天我高兴玩回家的时候竟被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奶奶与妈妈迎头痛骂,
说我都不带妹妹一起出去,都只顾自己玩,害她刚刚在房间里一直哭,哭着问奶
奶说为什么她会什么都看不见,没有办法跟哥哥一起出去玩,害奶奶与妈妈听的
都觉得心如刀割,所以我也只能有点后悔的回到房间后跟闷闷不乐的妹妹说明天
会带她一起出去玩,妹妹才很高兴的又露出笑容。

  其实带她出去玩的那一晚也没什么,那些朋友都很欢迎妹妹,没有取笑她看
不见,不然本来我真的很担心说。

  我用脚踏车载着坐在后面的妹妹,那群朋友看到我妹妹与知道他真的看不见
之后,就提议说那晚不玩追逐的游戏,说我们骑着脚踏车在住家附近的巷子到处
玩。

  那晚妹妹真的很开心,毕竟或许这真的是第一次出门玩,而不是只被奶奶牵
着走来走去,并可以认识更多朋友的关系。

  只是小孩子嘛,那群朋友脚踏车骑着骑着就忽然想来个急速竞赛,就忘记我
载着妹妹无法骑快,很快就离我和妹妹远去。

  当时我也是拼命的脚踩加速,但还是追不上他们,很快就看到他们的背影一
个个消失在巷子转角。

  妹妹坐在后面好像有拉着我的衣服问我怎么了,我好像也没有回答她吧,因
为当时我也急了起来,就也很费力的一直加速,没有力气回答她。也因为这样,
所以我在他们消失的那个巷子弯道竟然骑到会滑的水沟盖还什么的滑倒了。

  因为速度有点快,所以我膝盖有擦伤,妹妹也摔倒之后哎哟的叫着,并跟我
一样脚膝盖擦伤了。妹妹一直问我怎么了,我就只能着急的告诉她因为脚踏车滑
倒了,也帮她看看受伤的地方。

  毕竟是巷子内,所以有些住家比如老人或太太的都会聚在门口聊天,他们看
到我跟妹妹摔倒也都哎哟的叫一声,就像是要上来帮我们一样,然后又看到我和
妹妹也没什么大事,就都只是看我们之后就回头继续聊。

  妹妹一直跟我喊膝盖好痛好热,我知道因为妹妹都在家里被保护住,没像这
样摔倒擦伤过所以才会这样大叫,我就告诉她那没有什么,要她忍耐一下,妹妹
才忍耐的安静下来。

  接着就是我开始捡原本放在脚踏车前篮内,现在已经掉了满地的玩具,就在
这时候巷子内开来一台汽车,并对着我和妹妹一直闪灯与按喇叭,像是我们挡住
了他的路。

  我现在想起开车那个人就满肚子火,当时年纪小所以只觉得害怕不敢反抗,
要是现在我就先将他拖下车来打……

  妹妹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被巨大的喇叭声吓到,我也急的赶紧想将玩具
捡起来放好,但又因为一个我很喜欢的机器人玩具我一直找不到,就也急得像热
锅上的蚂蚁一样。

  那台车又一直按喇叭,当时真的搞的我又怕又急但又一直找不到玩具,就只
能一直东找西找,最后还是只能先牵起脚踏车,并要妹妹靠到墙边让车子先过。

  当时我是这样急的要妹妹走到墙边,但却急到忘了她其实看不见,就只见到
妹妹站起来后双手向前伸着摸索,往那台车走去然后摸到车头。我这时才想到妹
妹看不到,就赶紧将脚踏车先靠放到墙边后打算跑去牵妹妹,但就在这时那个开
车的年轻人将头伸出窗外很生气的对惊恐的妹妹大喊:「你不要乱碰我的车!这
台车很贵的!」然后就将喇叭一直按着不放……

  那时妹妹被忽然的怒骂与喇叭声吓的身体真的抖了好大一下,然后我就又赶
快喊妹妹,她才听到我的声音转身向我走来,并且哭了出来一直叫我哥哥然后抱
着我……

  周围坐在家门前闲聊的人们从头看到尾,这才有一个老爷爷看不过去,站起
来就开始破口大骂那个开车的年轻人,并说着你没看到那个妹妹眼睛看不到怎样
怎样的,多等几分钟让我将妹妹慢慢带开是会死喔,然后更多人加入战局指责那
个年轻人。

  那个开车的成为大家的怒骂焦点后就变得很龟,头又缩回车内,半句话都不
敢说,喇叭更不敢再按,最后我也是被这种场面吓到的只敢一边安慰妹妹,一边
让她重新坐上脚踏车,然后那个机器人玩具也不敢找了就赶紧骑回家……

  到家后妹妹才没有哭,但妈妈与奶奶看到她跟我的擦伤就问说怎么回事,我
就告诉她们是我脚踏车骑到跌倒。

  总之从那天之后,可能是有了这种可怕的经验,妹妹以为外面真的有很多坏
人,就像妈妈为了怕她自己跑出去而骗她的,所以晚上也不会吵着要我带她出去
玩了。但我还是多多少少想到的时候会主动带她出去玩个几次,然后我就终于毕
业读国中了,才又有好几年晚上没有再带她出门……

[ 本帖最后由 tesnying 于 2010-12-3 22:02 编辑 ]  (4 )

  接着我很快的就读国中了,我也开始有生理上的许多变化,比如长出鬍子与
阴毛,老二也跟着变长变大,虽然绝对是不至于到会吓死人的夸张长度,但也真
的是逐渐长大成熟了。

  当时妹妹本来晚上会陪我聊天睡觉的习惯,好像是在这时开始消失,因为我
开始觉得尴尬又彆扭,因此没什么兴趣陪他鬼扯。

  总之上国中后,感觉自己做事很容易冲动,加上父母天天在工地从早到晚的
为家计奔波,只有奶奶会偶而到家里帮忙照顾妹妹,所以我比起妹妹更缺乏家人
关心,所以我交上了坏朋友。

  记得当时自己忽然很讲义气,跟许多坏朋友都很义气用事,还夸张到我们之
中一位带头的说他以后要成立一个帮派什么的,问我们要不要帮他成为老大,我
也真的很义气的跟他说好,大有天下任我们打的流氓气魄……要怎么说呢,国中
时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会让我再铸下大错……

  国中时正值青春期,所以手枪天天打,有时一天都曾打过三发以上的纪录,
过的校园生活更像上面说的很荒唐,在家里也慢慢的不再陪妹妹,所以跟妹妹又
不知不觉疏远起来。

  慢慢的升上了二年级,因为讲义气而产生的学校打架事件让我记了好几个小
过,父母也被老师叫去沟通过许多次,父母也对我严加管教过,但我就是一直觉
得他们的高压让我很不爽,就都完全不愿反省改错,所以工作本身就很忙碌的父
母最后也不再想管我了,只跟我明说不要杀人放火或做其他坏事就好……

  事情的真正改变,是那位老大朋友他国二寒假后忽然很高兴的搂着他的小太
妹女友,高兴的跟我们说他们已经同居在一起,那小太妹都住在他家他房间,要
我们以后叫她大嫂。

  当然他们双方的父母也都不想管他们了,更想当然的他们已经做过了……

  还记得老大当时私底下跟我们谈这种事时眉飞色舞的,并且跟我们说做爱时
感觉很爽,所以就又勾起我国小六年级时曾与妹妹有过的一段往事。

  当时我本来还是忍着就算了,因为罪恶感一直盘绕在心中,只能羡幕那老大
每天到学校跟我们吹嘘这种事,但听他说到最后又压不住欲望。

  也难怪,当时大家都还是正值青春期的国中生,有过性经验自然会比较骄傲
与出风头……尤其是在那种争锋不愿输人的小流氓团体中……

  那时记得是国二的的三月下旬左右,天气已经要开始回暖,也好像是四月的
春假时候……反正那时我还是穿着长袖的睡衣裤。

  那天我有点紧张的等到父母应该都睡了的十一点左右,大着胆子问妹妹睡着
没?她被我叫了好几声才叫醒,并问我什么事?

  我说,我们已经很久没在一起睡觉了,就要她来我身边陪我睡。妹妹竟答应
了,并且很高兴的样子,可见就算他当时正值国小五、六年级的年纪,还是一样
很清纯天真。

  那时妹妹侧躺在我身边,我也侧躺看着她,发现她好像有变比较小,或许更
正确的说是我长大了。妹妹高兴的说我从国一后就好久都不理她,她一直想再跟
我玩猜数字的游戏与聊天说故事之类,就像以前那阵子一样。

  我只是麻木的听着与回答,并且一直紧张看着妹妹在灯光下的长裤。或许该
说是类似运动长裤之类的,是我国小穿的,上国中后父母就改给妹妹穿。

  我一直看着她裤子上的三角地带幻想与回忆,然后挣扎没多久,我就像打架
时的心态决定豁出去,不再抗拒野性的渴望,在妹妹身前将自己的裤子拉下露出
老二,然后看着她开始偷偷自慰直到用卫生纸遮着射精,就像国小六年级一样。

  那时一定是因为我变得很小流氓,所以我不再感觉到有罪恶感,只是觉得好
爽,跟平常自慰时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既紧张又刺激,就几乎每晚都这样找她泄
欲。

  也因为不太在乎妹妹的感受,就都自慰结束收拾残局后,就草草的将她赶回
下铺睡觉不再理她。但我相信妹妹还是没有对我有任何怨言,毕竟我知道她一直
很喜欢我这个哥哥,也是她唯一年龄相近的朋友,更是她唯一能亲近我的机会。

  刚开始我就都还是这样自慰,我就又越玩胃口越大,加上天气也越来越热,
妹妹的衣服终于被我用老方法骗的脱光。

  但这时我不是这样而已,我直接就让她躺平后,骗她说脚张大一点会觉得比
较凉,妹妹就真的乖乖听话将脚双腿张大并立起来,就像人家在生娃娃的姿势。

  她只是过一会后心理作用的跟我笑着说真的有感觉比较凉,我却是早就大着
流氓胆子屈膝蹲跪在她双腿间,双眼盯看着,龟头方向也对着她的阴道洞自慰。

  当然我完全没碰到她,更没有插入干她,胆子再大也还没大到那种程度,只
是已经有心理准备与预备好说词的将精射在她身体上,然后妹妹闻到味道与发觉
后,就一直疑惑问着那是什么沾在身上,还曾用手摸过说黏黏的。我赶紧用卫生
纸擦干净,并说是我有点想睡觉了就不小心流口水到她身上,妹妹就没有再说什
么的被我赶回床下铺去睡觉。

  从那天晚上又恢复与妹妹的不正常泄欲关系后一个月左右吧,胆子真的玩大
了,我射精在她身上后故意先不擦的让她用手摸,然后要她沾在手指上吃吃看,
甚至骗她说那是很有营养的东西……

  那时我看着妹妹完全相信我不怀疑的用手指沾,然后含到嘴巴里将我的精吃
下去,真的让我有很奇怪的快感……妹妹只是跟我说苦苦咸咸的,我则是开始兴
奋的要她多吃一点,但她却忽然说她不想吃哥哥的口水,依然以为那是我以前一
直骗她而说的,是我差点睡着后流出来的口水。

  我着急的想了一会,赶紧骗她说那不是口水,是口水的话应该会跟她自己的
口水一样没有味道才对,妹妹才半信半疑的又被我说服,但还是有点抗拒自己再
用手去沾来吃。

  于是我干脆就用手指从她身体刮起来后一边哄她,直接就伸到她嘴里让她含
着吞下去,直到差不多原本沾到她身上的精都让她吃光我才停下来,而妹妹也是
天真的一直皱着眉头说咸咸的。

  说起来很变态,当时我也真的因此慢慢有一种不正常的想法,觉得妹妹身上
真的沾有我的精液,更吃过我的精液,已经是我的人了,是我地盘内的东西,就
越来越不将她当妹妹看,而完全是一个女人,或者该说是一种我独享的战利品?

  就这样,虽然不是每次每晚,都真的是忽然心血来潮到不顾可能后果时才有
这种行为,但我还是又有好几次都是鼓起流氓勇气后诱骗妹妹吃下我的精液。

  只是后来我也记得自己开始有点疲于应付她,因为妹妹一直问我说为什么每
次她上床跟我一起睡觉前的聊天时间,最后都会闻到我流到身上的口水有很浓的
味道,并且有时我会要她吃下很有营养的黏液,就问我说那些到底是什么?

  虽然我知道妹妹已经开始有所怀疑了,情况只会越来越危险,但我还是只能
随便应付她,然后持续每晚透过她来发泄自己的青春期野性。

  就这样到国二下学期结束的暑假,我跟那群朋友在学校附近的大型购物超市
要买东西,最后却反而被店员挡住并被警察抓去,主要是因为其中一人偷东西被
逮到,所以我就跟那群人一起被带到警局。

  当然父母被请到了警局,他们完全不相信我会做偷窃这种事。当然我也真的
是无辜的,却因为义气而想要与他们同进退就不想离开。后来好像警察对我这种
小流氓见多了,也知道我是无辜的,就训斥我一顿之后就让父母将我压回家去。

  也因为这样,完全改变了我……

  父母将我带回家就是狠打我,认为我进警察局很让他们丢脸,并完全强硬的
要我不能再跟那群朋友往来。当然我知道他们是为我好,但那时我怎么可能听进
去,就很不服气的干在心底。

  本来如果能这样就没事的话也就好了,问题是,他们当时竟然挑起我的斗争
心,一直说他们生错我,要我多跟听话的妹妹学习,说我已经没用了,还说我跟
妹妹比起来是完全的废物。

  很不凑巧,我知道妹妹当时一直在房间安静听着,我就当然觉得很不服气,
因为当时真的觉得妹妹已经沾过我的精液,也吃过我的精液,算是我的人,怎么
可以骑到我头上去?

  也就因为这样的心态,我真的犯了不可原谅的错误……

  那时我被父母骂到一半,就自己不爽的走回房间将房门一甩,留下父母在客
厅骂得更凶。妹妹也只是害怕的坐在床边,半句话也没有说。

  我爬到自己床上拿起漫画就躺下来看,门外父母的怒骂声也渐渐没有了。然
后不知过了多久,妹妹坐在下铺叫我,我大声的问她干嘛,她就又怕得不敢再说
话。

  然后又过了几分钟吧,妹妹就终于鼓起勇气又叫我,然后问我怎么了?为什
么被爸妈骂得这么凶?

  我边看漫画边回答她,我是要义气帮朋友之类的,是父母不懂我们的友情,
却没想到妹妹说了:「但妈妈有时跟奶奶聊天时是说你交到坏朋友……」

  听到这句话我就更火,也更生气的觉得妹妹好像是跟妈妈站同一边的,就立
刻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问她:「你到底是不是我的人?」

  当时我是说完后才想到这句话不对,但我也立即想到妹妹应该完全听不懂这
句话,她还非常纯洁,父母不可能教她这样的事,就也放心不少。

  果然,妹妹当时语气天真的回答我:「……我是哥哥的人啊……」

  只是那时我听到还是忍不住心虚的吓了好大一跳,以为她是已经知道我睡前
一直对她做的事是什么而跟我说的,但我就冷静之后觉得应该不是那样,就试探
性的问她:「你知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妹妹就果然回答我:「不论妈妈怎么骂,我永远是哥哥的人啊……」

  这时我才确定她认为我问的是:「她是不是跟我站同一边的?」但我还是因
为听到妹妹一直说是我的人这句话,就立刻联想到性,并感觉满腔的怒气好像终
于找到一个爽快的发泄点,也像是终于找到能完全压住她,不会再怕让自己有被
妹妹超越过去的一劳永逸办法……

  但我还是想到这里就把持着理智,告诉妹妹说:「反正你不知道啦……你不
是我的人……」

  妹妹依然天真的回答我:「为什么?但我很喜欢哥哥,哥哥也不是一直对我
很好?为什么我不是你的人?哥哥不是也应该是我的人吗?」

  我被问烦:「你不知道啦……反正你如果要真的变成我的人,就必须跟我做
过一件事才行……」

  妹妹依然天真的问我:「什么事?」

  就在我在想要怎么回避重点的骗她来回答妹妹时,我就听到母亲忽然从客厅
走过来,然后打开我们房门,对我严厉的说他跟爸爸决定绝不再给我零用钱,直
到我真的离开那些朋友为止,就又将房门大力关上。

  我本来刚才陷入挣扎与罪恶感而用理智保持住自己对妹妹那样说话,但现在
却因为刚刚妈妈那样高压的一句话与决定而让我又完全反弹,心中只存有怒火与
想反击回去的流氓脾气。

  毕竟当时我就是想打工也一定没有商店或公司愿意收我,所以觉得几乎完全
被父母压制住,让我真的不爽到极点想揍人。但我再怎么样都还是不能对父母还
手,因为不要看我们当时在耍小流氓,我们心理对于义孝理情还是看的很重。

  这时候我又想到刚刚跟妹妹的交谈,一直心想着可以藉此来伤害父母反击,
所以我就终于不顾三七二十一,加上青春期想做爱与发泄怒气的野性欲望大于一
切,我终于下定决心再问坐于下床铺的妹妹:「你真的想成为我的人?不论怎样
都不能后悔喔!」

  妹妹也天真的回答说愿意,我就又严厉再问一次,她可能是被我的语气吓到
就迟疑一会后才说愿意,于是我终于下定决心今晚要跟妹妹做爱,完全变成算是
一种对父母高压管教的另类报复,更开始期待的告诉妹妹今天晚上她再上来陪我
聊天,她就能真的成为我的人……

  那天的事情,真的就是这样发生的……

  让我直到今天依然后悔不已……


  (5 )

  那天好不容易才让我捱到晚上睡觉时间,因为下午三、四点回家后我就都将
自己关在房间,晚餐也不爽出去吃,结果到九点多就肚子饿到痛,还是体贴的妹
妹知道我饿到痛之后,才出去帮我盛饭菜拿进房间解救我。

  那时候我一直在想着要让妹妹真正成为我的人这件事,真的有点后悔自己太
不顾一切,但又觉得其实她也吃过我的精,就这方面来说也算是我的女人,罪恶
感就又因此很快消失无踪,反而又开始期待自己真正的性初夜来临。

  我一直在想着这整件事,在回忆A 片的作法,而且我也很怕到时候会无法顺
利插进妹妹的阴道,就又兴奋又紧张的想东想西。

  妹妹依然天真的没有感觉到就要跟我做爱了,她也真的完全不知道做爱是什
么,甚至连我股间有个女孩没有的阴茎她都肯定不知道,但她还是对于所谓成为
我的人这句话的意思有疑问,就问了我好几次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要跟我作什么
才会变成我的人,我也都只是告诉她等睡觉时就知道了,并不忘紧张的警告她绝
不能去问爸妈,更不能告诉他们这件事,所以妹妹就真的很信任我的说她绝不会
说出去。

  好不容易等到晚上大家都睡了,听到微弱传来的父母房间关门声后,妹妹正
要爬上我的床时我就先制止她,并跟她说等我通知她再爬上来,因为我是想再等
个一小时,等父母确定都睡了之后再做。

  那时我躺在床上的思绪更混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控制自己,心中对于被父
母责备的不爽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紧张与兴奋。

  我就那样等了一个小时以上,我看着时钟指着十二点十四分,加上也听到爸
爸的酣声,心想可以叫妹妹,就紧张呼唤下铺的她,并猜她会不会睡着了?结果
妹妹没有睡,她很快的就回应我,然后踏着小阶梯向我的上铺爬上来并躺到我身
边。

  当时我又跟妹妹安静侧躺面对着,我们刚开始都没有说话,只是一直闲聊,
并且我又开始挣扎。

  妹妹又疑惑的问我成为我的人到底是指什么,要作什么,我就是直接问妹妹
说她喜不喜欢与爱不爱我?然后听她没有迟疑的应答后,我也会告诉她说我也喜
欢她,我也爱她,所以她可以真的成为我的人,我也可以真的成为她的人。

  而且为了确定,我又问了妹妹几次她是不是真的想成为我的人,她也都跟我
应对,所以更让我觉得妹妹自己也是心甘情愿的,而比较不会有罪恶感。

  说到最后,我又因为小流氓讲情义的意气,觉得自己与妹妹如果真的发生关
系,那我也该像对待学校那些朋友一样的负责到底,就真的一直告诉她说等等她
真的成为我的人,哥哥以后就会天天找时间陪她,照顾她,在她需要的时候一定
帮助她,更愿意每天带她出去玩,所以妹妹也天真的就露出很高兴的笑容,并跟
我用手指打勾勾要我不能反悔。

  但说来说去,我还是没有详细告诉她性交的事。可能我也是想藉由这样的交
谈来降低自己对于乱伦的罪恶感,就像国小六年级差点诱骗妹妹时一样……

  所以我绝对不敢说自己是圣人,因为当时的我真的只是个国中生,被野性欲
望淹没而渴望做爱的人……有时事情也真的不是我们能控制的……

  就在终于下定最后决心,我紧张的再跟妹妹说一次,我们做的事要她以后都
不能说出去,不然我以后就再也无法陪她,妹妹就很郑重的跟我答应,然后我才
终于告诉她成为我的人时她必须照我说的作,她就也期待的等着听我的指示。

  那时的妹妹是国小五六年级的时候,还没像我一样正式发育,但也快要脱离
儿童阶段。我先要她将衣服脱光,妹妹就问我为什么?我依然没有回答她,只是
要她脱就对了,所以妹妹也就很单纯的开始将衣服脱光,完全不会觉得彆扭,毕
竟两个多月来的晚上她都是这样裸体面对我。

  接着我让她躺平到床上,就紧张的在床上张开她的双腿,然后我移到她两腿
间得床上蹲着,我也开始紧张的脱衣服与裤子。

  妹妹一直天真的跟我喊好凉快,并且问我接着要作什么?因为像她现在这样
平躺着又张开双腿,可说也是差不多每晚都在作。只是她有感觉到我也在脱衣服
与裤子,毕竟国中这一两个月以来大部份我都是偷偷拉下裤子自慰射精而已,所
以妹妹就好奇的问我也在脱衣服吗?我只是简单的应是,然后妹妹就天真的问我
说哥哥也会觉得热吗?

  然后我脱光衣服就迫不急待的将夏天充当棉被的小毛巾折好几层,垫到妹妹
屁股下抬高阴道位置。她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也依然没有回答她。

  我接着就紧张的跟她说我会压着她或抱着她,然后妹妹就依然张着什么都看
不见的双眼微笑看着我,并依然问我说为什么要压着她?

  这次我有回答,但我却是告诉她,不论我接着对她作什么,她都绝对不能出
声,也绝对不要反抗我而发出声音,不然要是让隔壁房的爸妈知道就惨了,妹妹
也依然天真的露出不论如何都会与我同一战线的表情就说好。

  我接着就是伸出手摸上妹妹的阴唇与用手指张开,确认阴道洞的位置,也是
我真的第一次摸到女孩子的阴部。可能是因为本来心情就很紧张了,所以我没有
什么感觉,妹妹则是笑着跟我说好冰好痒。

  接着我用手比了阴茎此时的勃起长度,就又比到妹妹的小腹上,因为本来怕
我的阴茎对妹妹来说会太长,就会插入时遇到问题,但结果比较之后发现不会,
所以就让我对这件事安心起来。

  妹妹则是觉得我一直不知道在她的小腹与尿尿的地方摸来摸去作什么,就好
奇的问我。我没回答,只是一直告诉她哥哥也很喜欢她,以后我会一直陪她,照
顾她,带她一起出去玩,并要她现在自己忍耐一下……

  就这样,我吞了口水后就紧张的将妹妹双腿张到最大,正式压到她身上。但
虽然说是压,其实也没有真的压上去,我还是有用手撑住自己的身体,只是我就
在妹妹的正上方。

  我一手握着阴茎很快就将龟头顶到她的阴道口上,紧紧靠上去。妹妹疑惑的
咦了一声,然后想伸手去摸那是什么东西,我就赶紧叫住她,口气紧张的要她听
我的话不要摸,她也就马上停手。

  妹妹本来那时还想说什么问我,我只是紧张的警告她可能有点痛,要她忍耐
不能出声,再一直哄她说,因为我爱她才会想与她这样做,然后我放开握着的老
二,迫不急待的开始将龟头送进她体内。

  我很顺利的就将前半段的龟头送进妹妹阴道内,并感到一阵强烈快感。

  妹妹是感觉不对劲,就像要叫出声音,但她又像是想到我一直警告她的话就
张大着嘴不敢叫,只能咿咿咿的像是在呻吟。

  本来我要将阴茎整个推送进去,但忽然一阵强烈的快感,我开始要射精了,
就赶紧将龟头拔出来之后,像以前一样蹲在她的双腿间射到妹妹身上。

  虽然射不多,因为没有动作,所以当时几乎是喷个几下就停,但妹妹还是闻
到味道知道我又「流口水」在她身上,加上刚刚那阵折腾,又想到以前的许多疑
问,妹妹就完全紧张的问我说到底这是怎么回事?还一直问……

  那时我本来也慌了,没想到会因为太兴奋而提早射,所以也是看着妹妹身上
的少许精液说不出话。妹妹因为一直等不到我的回答,加上刚刚好像被我顶入时
会痛,就很疑惑与害怕的想爬起来。

  我赶紧压着她,将她压回床上,因为当时的我完全不希望这机会跑掉,也怕
她跑去跟妈妈说,然后我一直哄她说很快就结束,并一直诱惑她说不想真的成为
哥哥的人吗?不想以后可以让哥哥一直陪你吗?妹妹她才又安份下来……

  总之那时我真的是狼狈的一边哄妹妹,一边赶紧抽卫生纸将她身上有沾到精
液的地方擦干净。

  妹妹她又问了我许多问题,但我还是没有什么回答,只是一直哄她,然后觉
得自己终于又恢复冷静,阴茎也再度变硬后,我就又重新要压回她身上,让妹妹
完全成为我的人。

  我很快的重新提醒她刚刚说的那些事之后,就又握着龟头顶上妹妹阴道,紧
张的警告她不能出声,就立即又向前送。

  妹妹又张大嘴的轻轻啊了一声,我的阴茎也在妹妹的挟挤阴道中直闯进入,
并且有感觉顶到尽头。

  我动也不动,知道终于进到妹妹的阴道,感觉真的只有一个爽字可说。

  妹妹也终于从破处开苞的震撼中恢复,一直小声害怕的问我在作什么,说我
的小腹压着她屁股尿尿的地方好像有东西插进去,也跟我说会痛。

  我只是看着妹妹的脸,然后一边告诉她再忍耐一会她就真的是我的人了,然
后要她再忍耐一会不要出声,就开始学A 片耸动屁股。

  我的插抽动作并没有很大,只是浅浅的拔出,然后又重新插入,但这样就已
经感觉很爽了。

  妹妹一直忍耐的躺着,将嘴唇紧闭,偶尔会张开小声叫着哥哥,双手不知何
时已经搭在我撑住身体的双臂上,使力的握着。

  那时我有感到这顶上下铺的木床也随着我的动作而轻轻摇晃,并微微传出木
头交接处的吱嘎声,但我相信这是因为这顶床实在是太老旧了,所以才会我稍微
动一下就有声音。

  这时终于干在妹妹的阴道中,我真的有难以说出的快感与征服感。我只是看
着妹妹忍耐的脸,心理想着终于对父母报复了,也感到自己终于转大人,更可以
不必再只是忍受老大吹嘘与她老婆的房事。

  当然我也有想到对妹妹的承诺与责任,加上又看到她这么忍耐,就开口告诉
她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会一直陪着她,妹妹也只能一直点头表示她有听到与会
继续忍耐。

  我其实真的没有几分钟,不到五分钟吧,我就开始想射精了。

  因为当时我根本不知道保险套去哪买,更不想要用保险套,所以我当然没戴
了。但我也不怕妹妹怀孕,毕竟她的月经都还没来,怎么可能怀孕。所以最后我
就将阴茎完全插进她体内,完全不动的就开始射精,心里只是想着:这真是太爽
了!也完全上瘾了……

  我发泄完毕,还本能反应的稍微将阴茎留在妹妹阴道内一会开始用力抽搐,
就像是要将尿道内的余精都挤进她阴道后才抽出,便有点累的蹲坐在她两腿间看
着妹妹的下体。

  妹妹则是发觉我终于没有压着她与用东西插着她屁股,本来想爬起来却又有
点担心的问我可不可爬起来,等到我有点慌张的说可以之后,她才赶紧爬起来用
手摸下面被我开苞插入的地方,并且一直摸着倒流出来的精,一直紧张又疑惑又
依然有点痛的说着:「哥哥,你刚才和我作什么?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口水从
尿尿这里流出来?」

  也是这时我看着妹妹才又真的恢复理智,罪恶感又开始浮现……


  (6 )

  诱骗妹妹和我做爱后真的让我又上瘾又害怕……

  其实最主要的害怕都是怕她跟爸妈说,而且也多少觉得自己愧对妹妹许多,
以她看不见又纯真的弱点诱骗她与我做爱。

  尤其是那晚面对妹妹一直有点害怕的询问到底怎么回事时,我更是完全心虚
的不知该怎么回答。

  虽然当时多多少少还是蛮后悔的,但也心想总之做都做了,就只好想办法当
没事一样,以后尽我所能的对她好一点就是。所以当时我是真的这样想的。

  我赶紧抽卫生纸擦老二,整根都有点油油滑滑红红的,也将尿道内残余的精
用手指挤出来,然后就又抽几张卫生纸给妹妹,要她自己擦从阴道流出的精然后
我自己先穿回衣服与裤子。

  妹妹一边擦还一边问,我也只是简单告诉妹妹说现在她现在已经真的是我的
人了,我也是她的人,以后她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我们也必须比以前更亲
密的互相帮助。当然我更紧张的警告她不能说出去,就是完全回避告诉她到底发
生什么事。

  妹妹听到我这样说我们真的是彼此的人就有点高兴,但还是一直问我刚刚发
生的事,我就心虚又烦又有点不爽的要她闭嘴不要问了,妹妹才终于有点吓到的
闭嘴。

  穿好衣服后我要妹妹站起来,因为我们家的房顶有比较高加上她也还没长大
所以妹妹还不会撞到头。她站起来之后我就开始帮她擦从阴道慢慢流出来的精,
并一直哄她跟她说好话。

  其实也就是又问她爱不爱哥哥,哥哥我也很爱你所以刚刚才会那样对你,要
她不要害怕,并又重提她现在开始就已经是我的人了,我们必须互相帮助……之
类的。

  然后那晚我将她阴道流出的精差不多全擦掉后,又打开窗户让臭水沟帮我湮
灭卫生纸,就帮她穿回衣服后又一起侧躺回床上抱着她一会,多哄她几分钟才赶
她回下铺睡觉。

  当然我知道妹妹对刚刚与我做爱的事充满疑惑,但她又被我凶而不敢问我就
只能乖乖回去睡觉。

  我不知道妹妹是怎么样,但我是差不多整晚都有点睡不着,只是一直兴奋想
着刚刚做爱的事与感觉,与许多我也终于跟老大一样是大人了的事。

  记得隔天睡到快中午醒来后梳洗完毕,到客厅去就看到妹妹坐在电视机前的
地板听电视卡通的声音。

  我有点心虚难为情的叫她,毕竟昨晚我就跟她做爱过了,心理多少感觉她是
我的老婆,就像老大与她老婆一样,结果妹妹却依然纯真的转头面对我,跟我说
奶奶刚刚有打电话说会晚点来,但还是会买午餐来家里给我们吃,只是她要跟朋
友去拜拜,所以会只来一下子就离开。

  我坐回沙发与妹妹看卡通,我记得是米老鼠与唐老鸭。偶尔妹妹听着听着就
会跟着笑所以勾引起我的兴趣。因为她又看不到画面,加上英文发音她又看不到
中文字幕,怎么知道哪里好笑?后来妹妹是跟我说她觉得有些唐老鸭叫的声音很
有趣,而且听唐老鸭生气会乱叫,觉得有趣就笑出来。

  因此我也发现,视障者有些方面的幽默感跟正常人的确不太一样。虽然电视
机播着卡通,但我当时早已过了很想看卡通的年纪,加上妹妹就背对着我坐在前
面,我看着她的娇小背影又忍不住想起昨晚的事,与她阴道的挟挤感觉。心中是
既感觉罪恶感又发现好像做爱其实也没啥,就是爽个几分钟射精完就结束了,加
上她今天也真的没有睡醒后跟爸妈说的帮我保守秘密,所以又开始有点后悔国小
六年级那晚就应该上了她……

  奶奶带来午餐后就又离开,因为暑假我多少都能帮忙陪着妹妹,所以她也都
比较放心的参加进香团。

  吃完午餐后我又起了欲望,因为我知道在工地的爸妈要到晚上才会回家,奶
奶也肯定不会来,所以就又忍不住的看着妹妹,想要在将她骗到房间与我做爱,
妹妹却忽然叫我并跟我说她想要我陪她出门玩。

  我本来是又跟她说她看不见不方便,妹妹却笑着说我是她的人,而且我有答
应会她想要的时候就带她出去,所以我也只好无话可说的带她出去玩。

  只是当时我真的又想做爱,因为做爱的感觉真的很爽,妹妹昨晚与今天又这
么配合的没让爸妈知道,所以我的胃口与胆子也就这样又被养大,想要找到机会
就跟她做,就跟老大一样。于是我跟她说我会带她出门去玩,但只能玩到四点,
回家之后她必须像昨晚一样陪我,并且永远都不说出去。

  妹妹因为听到我说愿意带她出去到四点,就高兴的跟我说好,只是她在听到
我说的条件时又有点忍不住想到昨晚的事而迟疑,就又问我昨晚我是在对她做什
么,说她现在尿尿的地方还是觉得有点痛,也感觉怪怪的。

  我终究还是心虚又不耐烦的要她别问了,并推託的说,等以后她长大再告诉
她……

  就这样我带妹妹出门,其实也就是牵着她的手在住家附近到处闲逛。只是这
时妹妹显的很兴奋,毕竟她很少出门,就一直要我告诉她这条路上有什么,听到
小狗在叫也会问我小狗长怎样,然后问东问西的。只是我一边回答她,一边一直
看着手錶时间,等待四点的到来。

  四点回到家,我就兴奋的牵着妹妹朝房间走去。然后虽然家里没人,但我还
是心虚的将房门关上。

  妹妹又纯真的跟我说明天她也要出门玩,我当然随便跟她应好,然后就要她
脱光衣服爬上床去躺着等我。

  妹妹都没说话的将衣服脱光后,就摸索着爬上我的床,然后乖乖躺好。

  我也赶紧脱光衣服爬上去,将妹妹的双腿张开就直接压到她身上。然后因为
昨晚已经有经验了就很快的将龟头靠上她的阴道,然后马上插入到底之后开始抽
动,感受这么爽的做爱感觉。妹妹也将双手搭在我的手臂上一直忍耐着,只露出
有点难受的表情。

  那时我一边干她,看她想叫痛又不敢叫的样子,一定是因为以为我们这样时
她都不能出声,所以我就跟她说家里没人时就没关系,她想出声也可以。

  妹妹果然就开始跟我叫着她觉得有点痛,又重新问我是什么东西插她屁股,
为什么我要这样一直前后摆动,为什么插她屁股的东西也会跟着我摆动身体而一
起动?

  我还是回答她不要再问,并又开始哄她,一直说我是因为爱她才这样的,妹
妹才又恢复安静只是偶尔叫着哥哥或是喊痛。

  也是一样,没几分钟我就射了,全射到妹妹阴道中,并让我感到相当的满足
感,也流了满身的汗。

  抽出插在她阴道的老二后,开始清理与善后,妹妹也是问我说怎么尿尿被插
会痛的地方又流出口水,我依然没有回答。

  只是擦干净之后看着她有点发红的阴道,我的老二又开始感觉到充血,心想
也才四点半,就又决定将妹妹拉回床上躺下,并说哥哥要再跟她向刚才一样做一
次,妹妹就又乖乖的躺回去,我就又张开她的双腿压上去。

  我重新干她,妹妹忍耐一会就跟我说这次她感觉尿尿的地方比较痛,而我则
是真的感觉比较没有快感,只有阴茎与龟头摩擦在她阴道壁的感觉,但我还是只
能继续干她。

  只是妹妹这时忽然跟我说了一句话,她问我说我对她这样做是不是就表示她
是我的人,我当然只能跟她说对,她真的是我的人,并跟她说只有彼此是对方的
人才会一起这样做,妹妹才总算稍微忍耐着露出笑容。

  可能是刚刚才做过,所以我连续插抽了快十分钟,听着老木床跟着我的动作
发出声音,然后我才射精。只是这次没有射多少,可能因为刚刚才射过。

  我这时也才终于感觉到累了,一小时之内做两次也蛮满足的,不然以前只能
偷偷幻想着打枪,就又重新擦拭妹妹的阴道与流出的少量精,然后又重新警告她
等会爸妈回来绝不能说,并要她先到厕所洗澡,还特别说明要她将尿尿那里洗干
净,才不会一直有我的精味。

  我就先穿好衣服将房间窗户开到最大,并将电风转到最强对着窗外,要将房
间内密闭着的精液味弄掉,怕父母回家后要是有进我房间会闻到发现,也将我的
床整理好。

  然后我就是一直坐在房间内,妹妹的下铺上想着刚刚的事,又开始感到害怕
与罪恶感。虽然知道这样的行为是不对的,但我还是一直控制不了自己,因为对
青春期的男生来说,想做爱的冲动真的是野性的渴望。

  等妹妹洗完出来后,我就又告诉她绝不能说,不然我就不会再陪她,等她答
应我之后才去冲凉,然后父母就回家了……

  当然那晚要睡觉时我们又做了,又做了两三次吧,只是因为知道父母就睡在
他们房间内,所以我警告妹妹绝不能出声,做完后觉得才累的收拾好后才将妹妹
赶回下铺睡。  (7 )

  我很喜欢将阴茎深深插在妹妹阴道的感觉,尤其是从最初至插入到底的那一
刻,那真的是纯粹的快感,感觉完全征服女人。

  刚开始我本来真的因为是跟妹妹做而充满罪恶感,比如乱伦与诱骗之类的,
但这些最后的理智还是全部消失在快感前,只想要在妹妹身上得到更多。

  所以从第一晚诱骗她与隔天又做过之后,我就开头那几天差不多每天下午只
要奶奶不来家里就都会找妹妹上一次,晚上睡前也会再找她做一次,妹妹也都没
有什么反抗,甚至好像都已经有点习惯被我干的感觉,不会再跟我喊痛。

  妹妹一直想弄懂到底插她屁股的是什么,只是我一直严厉的要她绝不能用手
摸,所以她也只能一直猜测。最后她还是约略猜到了,就曾问我说是不是我们尿
尿的地方长得不一样,暗示我那里有一根每天插她屁股的东西。当然这句话也差
点吓死我,除了只能继续吓止她继续猜测,更让我警觉到自己必须要更小心点才
行……

  回过头来说,似乎是第三天或第四天晚上,父母又严肃的问我是不是决定好
不再跟那些坏朋友来往?我拒绝后就又吵了起来,后来因为我口气不好与应了很

用户评论
暂无内容
用户名:
E-mail:
评分:               
评价: